那么自转小火锅店每到夜晚的火爆

2020-07-18 06:16

2012年“八项规定”及我省21条出台,禁舌尖上的浪费,止车轮上的腐败,治会所中的歪风,刹节庆公款送礼,清文山会海,一股节俭新风扑面而来。

如果说中午就餐火爆可能是受上班族就近用餐习惯影响的话,那么自转小火锅店每到夜晚的火爆,才可以真正说明,青海人对节俭就餐及价格实惠的认可程度。1月6日,在西宁市五四西路的一家自转小火锅店里,前来就餐的客人排起长队,已经排到50号以后。火锅店负责人王毅民介绍:“自转小火锅的概念是2014年3月才开始在西宁风行的,不到一年时间,仅他们公司已经在西宁开设7家分店,还有4家马上开业,而除本店,各种自转小火锅更是迅速风行,目前,西宁市已有七八家各类小火锅品牌。”。

调查中能够看出,随着经济的发展,改革的深入,餐饮业作为百姓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,也在面临着一次次洗牌。

随着青海省在厉行节约、反“四风”等问题上展开长期、有效的监管活动,一些价格偏高的会所不见了,一些动不动抛出“上万”一桌宴席的酒店平民了,西宁多个原本以“燕鲍翅”为主的高档餐饮业悄悄转行,以往“高高在上”的餐厅纷纷打出低价牌。

自转小火锅的兴起,意味着百姓更有口福了,一串一元,锅底五元,料碗三元,人均消费三四十元的消费模式,让百姓花不了多少钱,却可以大快朵颐。而除了自转小火锅之外,多个传统火锅店开始推出半份菜,多个自助烧烤、自助海鲜等新型餐饮模式更是层出不穷。青海餐饮业开始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。

去年3月前,西宁市还很少有自转小火锅,短短半年时间,自转小火锅遍布西宁市大街小巷,以西宁市七一路为例,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一公里左右的路上,就有三家自转小火锅店相继开张,在北大街,一条街有四家自转小火锅,几乎走几步路就能看到一家。

王毅民说,虽然自转小火锅在省外也很风行,但在人口相比其他省份不多的西宁如此火爆,“让公司怎么也没想到。”王毅民的火锅店是国内连锁,在全国市场均有分布,但在西宁的市场盈利是国内最好的。根据市场调查,他们发现,西宁人好吃,也务实,所以,他们即将在西宁试行另一种餐饮模式,这种模式除了强调口味外,更延续了客人吃多少取多少的习惯,相信市场前景会很好。

调查中发现,目前,西宁市多个成熟品牌的自转小火锅可以保证每天客流在三四百人,以每人消费三四十元计算,一天最低销售额为9000元至12000元,由于自转小火锅不需要服务员上菜,减少了人力成本,因此,每天餐饮成本在6000至8000元之间,只要保证客流,保证菜品的口感和环境的卫生、服务态度较好,一个自转小火锅每月可盈利十多万元。

业内人士更是将小火锅店的兴起,比作西宁市的一场餐饮革命。以往,西宁市餐饮有着两级化趋势,要么租个小店,卖个麻辣烫、米粉,要么追求高端、高品质,精装修、高价位。而现在,五星餐饮开始卖出三星价格,三星餐饮开始向百姓靠拢,这就让更多餐饮从业者从以往固有的思维中跳出来,求新、求变,关注百姓需求,设定更为精细的低、中、高档菜单。推出花样繁多的菜式迎合市场。

从小火锅的兴起,高端餐饮的变化,更可以看出,八项规定前后,青海省餐饮业的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1月6日中午12时30分,记者在西宁市长江路口一家自转小火锅店看到,整个饭店里近50个客位坐得满满的,前来就餐的姚女士说:“选择来这里吃饭的原因是不浪费,可以吃多少取多少,而且价格也较为实惠。”

一天就餐客人最少三百人,这放到哪家饭店,老板做梦都得笑醒了,而在西宁,这种火爆场面却在多家店成为常态,一种崇尚自助、节俭的自转小火锅风靡多时,多家店的日平均客流量为三四百人。这种火爆场面恰恰和一些高端餐饮的门庭冷落形成鲜明的对比,当厉行节约潜移默化地成为人们的消费习惯后,饭店里两三个人要上七八个菜的情形少了,需要多少取多少的就餐模式火了。

在过去几年,随着经济发展,青海餐饮曾经一度走向高端消费的误区,那时,会所林立,但凡餐饮店开张时都恨不得将“高端”两字挂到最显眼的地方,比如国宴会所、燕鲍翅酒楼、名门盛宴等餐饮场所比比皆是。